帆肆帆肆x

废鸟。
盾铁/超蝙超/spirk/batfamily随机组合/wondersteve等

Marvel&DC&Star Trek

过了七月就是高三狗,更新不稳定,九月份退圈丢弃所有电子产品。
不是个甜文作者。
2017.6

【楚路】PTSD(新年联文)

啊澈的活动……虐了这么久要摆脱刀王名号……也要摆脱傻白甜……虽然这篇也不是很甜不是很虐就是了……刚偷回来手机发晚了十分抱歉QAQ


*ooc注意


*无逻辑注意






0


   “事实上,这种症状出乎意料的棘手。”
     路明非端着水,随意的点头,然后等着白大褂的下文。


    “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跟您解释了,”他说,“也许您能顺利度过难关,也许情况会很糟,我们希望您尽快做决定,路先生。”
    “哦。”他干巴巴地应声,“我会认真考虑一下的。”
    他也的确就认真考虑了一下而已,回到学院发现山腰终于有了些春天的气息,卡塞尔入春总比其他地方要晚,他上次认真欣赏是在大一还缠得像个木乃伊的时候,他干脆在路边停了车,准备文艺一把,来电铃声却突然不合时宜地响起来。
     他摸出手机,来电提示上芬败狗的名字闪闪发光,他把眼睛从屏幕上移开,过了很久才按下了接通。
     “废柴师弟你丫跑哪去了,宴会都快结束了知不知道?!我说你要再不来这么多吃的可就一口也吃不上了不是?还有这么多好看的妞儿你要是再不来师兄我可一个人独享了哈!
     没人回应。
    “……我说路明非你至于吗?不就是诺诺开个最后的单身party啊,你还是他小弟呢你好意思不来吗?她要和恺撒结婚又不是一天两天了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失恋发泄期都过了时候了你还吊在那棵树上呐?我说你……喂?喂你还在听吗?路明非?!喂……”
    路明非拿着手机,突然不知道该说啥。小废柴早就忘了怎么把脑子里成片的白烂话说出口,只知道拿着个手机听着人讲话然后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看着自己另一只空着的手在那儿穷哆嗦。
    说实在的诺诺的事儿他早就不压在心上了,迟到早退什么的他也干了不少不是?但是就今天,他连蹭饭都不想去了,一个人站在山上吹风。
    “路明非!”诺诺的咆哮从手机里传出,“你快点儿给我滚过来!过来陪你师姐喝酒!”得,一听就喝多了。
    “喂!路明非你听见没?你师姐都发话了你好意思不来吗?路明非你说话!哎诺诺你喝你的去别抢我手机……”
     “……我今天有点不舒服,芬狗你帮我跟师姐说一声对不住哈,行了我头晕不用关心我,挂了。”  


路明非按了挂断,然后在通讯录里翻出了一个号码。


    “诺玛,最近有什么任务吗?随便分我一个,我想出去透透气儿。”


1


    楚子航站在宴会厅的一角,沉默地端着酒杯忽略着身旁一个个眼冒红心的女孩儿,直直地看着对角线上的芬格尔和诺诺为一个手机抢个不停,在人声鼎沸的宴会厅里,他依稀能听见诺诺大叫着路明非的名字。那个衰孩子没来,女巫生气了?


距离路明非从奥丁那里抢救回楚子航的小命有多久,楚子航就有多久没见过路明非了。


这不对。按照路明非的风格即使不是天天守着他怕他又一个不小心被删除,也应该是抽空就来看看他讲几个冷笑话什么的,但路明非一次也没有来找过他,甚至在他还在医院里躺着的时候也一次探视都没有。


这不对。


楚子航微微皱眉,他放下酒杯,向自己身边唧唧喳喳的女孩儿们礼貌地道歉,然后朝着还在吵闹的芬格尔和诺诺走过去:“路明非没有来?”


“没有,”芬格尔努力地把手机举高,不让醉醺醺的诺诺够到,“他说他不舒服不来了……大姐你松手行不?不然我要给恺撒打电话了!”


“……他为什么最近一直没出现?”楚子航拿过芬格尔的手机,快速地给恺撒发了条短信。


“怎么可能,你还没出院那会儿废柴师弟天天往你那儿跑,就差跟块膏药似的粘你身上了,这么一说也是哈,你说我那小师弟不会是看上你了吧?还是你看上他了?”芬格尔一脸“你tm是在逗我”,“卧槽这可大发了啊,小师弟暗恋师姐不成痛苦不堪不思悔改转头投入冰山面瘫霸道总裁师兄怀抱啊,大新闻啊!”


楚子航用他冷冰冰的黄金瞳盯着芬格尔看了几秒,直到把芬格尔看得浑身发毛才移开视线:“我根本没有见过路明非,从我醒来以后。”


芬格尔张了张嘴刚要出声就被一声重型机车的轰鸣打断,门“轰”的一声被撞开,一辆哈雷飞速冲进来,绕了几圈惹了满场欢呼以后稳稳地在三个人面前停下。


恺撒摘下头盔接住诺诺,朝楚子航和芬格尔打了个手势:“谢了。”


芬格尔笑嘻嘻地道:“土豪你快带你媳妇儿回家吧,再不带回去她要摔我手机了。哎,对了,楚会长想他媳妇儿了,你见着他媳妇儿了吗?”


恺撒一愣:“谁?”


“路明非啊!”败狗一拍大腿,朝恺撒挤眉弄眼。


“哦,”恺撒会意的笑,“你说他啊,他刚才去接了个任务,说明天就走。楚子航你担心他怎么不去送送……”


一句话没说完土豪与败狗只觉身旁如狂风刮过,再一抬眼哪里还有楚杀胚的踪影,只余两人面面相觑背景寒叶飘零。


过了很久败狗才结巴出了一句话:“楚子航他……不是真看上路明非了吧……?”


2


路明非在宿舍里收拾着行李,几套高级定制被小心翼翼地压在箱底,他纠结着要不要把一条花色沙滩裤放进行李箱里,沙滩裤在他手上一抖一抖,就差没翻出花儿来。


门没关紧,楚子航推门而入的时候路明非就那么一副冥思苦想的样子——对着一条大花裤衩。


“师师师师师师师兄!”路明非吓得肺差点儿炸了,看见楚子航用颇为复杂的眼神盯着自己,连忙把花裤衩往身后一藏,背着手硬生生扯出一个笑,“师兄什么风把您给吹来啦?”


楚子航瞥了路明非藏在身后的手一眼,他看到那只手在发抖:“你这几天去哪了?”


“……没去哪啊,”路明非注意到楚子航的视线,笑得更僵硬了,他一步一步的往后退,“我挺多事儿要忙的……这几天还很多任务……”


“芬格尔说你每天都去我那里,在我还在医院的时候,”楚子航顿了顿,直直地迎上路明非的视线,“任务都是你自己接的,事也是你自己找的。”


“你在躲着我。”楚子航一字一句的说,一只手按住路明非的肩膀阻止了他的移动,他真实的感觉到了路明非的颤抖。


死寂在室内蔓延开,路明非低着头,过长的刘海挡住他的眼睛,留下一片阴影,而楚子航就保持着那副“拯救世界就交给你了”的动作,死死的盯住路明非的头顶,两个人谁都没有出声。


“师兄你……先回去吧,我有点累,明天还要赶飞机,”最后还是路明非打破了寂静,他挪下了楚子航搭在他肩上的手,笑笑,“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


楚子航沉默了一会,看着路明非的脸,说了句好好休息然后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路明非看着楚子航的背影从楼道拐角消失,然后慢吞吞地挪回宿舍倒在床上,猛地一捶床板,发出一声困兽一样的嘶吼。


3


路明非再回来的时候,是被抬着回来的。


即使是圆满的完成任务,击杀了任务目标,但是路明非还是帅不过三秒,折腾了一身的伤回来。其实在看到任务目标使用言灵时周围一下子暗下来的天空他就察觉了不妙,然后落在他脸上的冰凉的雨水更是加深了这一念头。


妈的,幻境。


路明非似乎又回到了路鸣泽的那个梦境里,一次一次的load,一次又一次的痛苦挣扎。他的手又开始抖了,胸口曾经被死亡之枪穿透的地方疯狂的疼痛着,冷汗一滴一滴的流下来,他觉得自己要没法呼吸了,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


冷静、冷静、冷静。


他闭上了双眼,沙漠之鹰握在手心,静静垂在身体两侧。一阵又一阵的攻击在他的身上留下了无数伤口,但他无暇顾及。


终于,就在那一刻,他猛地睁开眼睛,黄金龙瞳闪闪发光,猛兽锁定了他的猎物,沙漠之鹰应声而响!


任务目标被击毙,路主席也在一片欢腾中带着幸福的圣父微笑光荣的倒在了地上。


路明非在昏迷的时候还在胡思乱想。


他想校长,他想副校长,他想恺撒老大,他想芬败狗,他想女巫师姐……还有,他的面瘫师兄。


小衰仔害怕极啦,他怕他一睁开眼睛周围的人就告诉他楚子航这个人不存在啊巴拉巴拉,所有事情都是你犯神经病啦巴拉巴拉,你放弃吧他根本就是你幻想的巴拉巴拉。


小衰仔蹲在地上哭了,他说你们怎么都不记得了呢,师兄就是师兄啊,师兄他那么好那么完美一个人你们怎么都不记得啦,你们是不是一起开玩笑啊。然后他又擦了眼泪站起来,摸出两把小小的枪挥舞着,还挂着鼻涕对着天狂吼谁敢删除师兄我跟他玩命啊。


后来小衰仔救出了师兄了,可是他不敢直接见他啦,可是他又怕师兄又消失了,于是他就每天都去师兄病房外面守着啊,也不进去,就只是在外面默默地看着。


看着吧,就这样一直看着他,谁都不去想,只是看着他。


4


楚子航坐在路明非的床边,用匕首削苹果。


“师、师兄……”


“路明非,你很好,”楚子航开口,手下动作一刻不停,“PTSD?偷窥?”


路明非脸腾地一下就红了个透,结结巴巴地解释:“师师师师兄我我我我不是故意的……瞒着你们很抱歉但但但是……”


“右手间歇性颤抖,胸闷,噩梦,除了这些还有什么?”楚子航削完苹果,直接把它用匕首钉在了路明非床头,吓得小废柴白了一张脸,“你还敢带着病跑去单挑高级混血种?”


“大人小的错了你就饶了小的吧……小的真不是故意的……”路公公掐媚的笑着,哆哆嗦嗦的往后退,但是哪儿也逃不了只能靠上柔软的枕头,“小的发誓不会再犯了……小的可以做赔偿的只要不嫌弃以身相许都可以小的可以端茶送水……”


楚皇上盯着路公公掐媚的小脸儿,突然笑了一下,晃花了路公公的钛合金爬行种眼,然后四唇相接。


冰凉,柔软,甜蜜。


蜻蜓点水的一吻后,楚皇上又恢复了高冷姿态,徒留路公公风中凌乱。


“这是你说的。”


5


第二天。


【惊爆!超A级示爱S级!病房甜蜜拥吻![图片]】


“……”


“芬格尔你TMD给我死过来!!!!”


Fin.



评论(4)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