帆肆帆肆x

废鸟。
盾铁/超蝙超/spirk/batfamily随机组合/wondersteve等

Marvel&DC&Star Trek

过了七月就是高三狗,更新不稳定,九月份退圈丢弃所有电子产品。
不是个甜文作者。
2017.6

【楚路】WAIT


•割腿肉喂自己
•设定龙三龙四之间具体不明有私设
•语言少女画风清奇逻辑混乱慎
•外出手机码字书不在设定记不清慎
•暂时性BE
•ooc ooc ooc
如果这些都OK
It's show time.【弥天大雾




1
学生会会长专属宿舍里,新任会长在床上摆成一个大字,脸上扣着一本装备部出品的世界武器大全,脚上还蹬着那双学生会强制赠送的手工上色皮鞋,定制西装皱巴巴的缩在角落里,地上堆放着各种不应该出现在宅男房里的辅导书籍,平时该待在桌上的saber手办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落灰。电脑还亮着,在黑暗里一闪一闪的不是星际争霸的界面,却是某教学网站的在线观看视频,黑色西装套裙的女教师顶着老式盘头,涂着连屏幕也挡不住的烈焰红唇,血盆大口一张一合的吐着数字和公式,脸上厚如城墙的粉让她看上去更像是一个女鬼而不是祖国的园丁。
这是一个普通的夜晚,属于卡塞尔学院现任学生会会长,路明非。
路明非把书拿下来,搓了搓有些僵硬的脸,叹了口气。这是他成为学生会会长以后第一个空闲的夜晚,不用去参加那些根本不需要他却必须要他参与的挂着会议名号实际的撕逼大战,不用去应付那堆积成山的学生会文件,也不用去接受尼伯龙根计划那种无休止的训练和填鸭,啊,真是难得的安宁。
“晚上好啊哥哥,真的是美妙的夜晚不是吗?”
OK,他就知道不可能一个人呆着。
“小魔鬼你很闲么?”路明非有气无力的扫了一眼路鸣泽,惊奇的发现他把自己的一身小礼服变成了紫色还衬着金丝花边,右胸上别着一朵白玫瑰,显得骚包又昂贵。
“不不不,哥哥,恶魔的时间很宝贵的,但如果是陪珍贵的客户就要另当别论,”路鸣泽眨了眨金色的大眼睛,以一种优雅的姿势落座在一堆罗得异常高的书上,他翘起二郎腿儿,抄起一本在他脚边的炼金书哗啦啦地翻起来,兴致勃勃,“啧啧啧,人类的知识还是这么浅薄落后,如果哥哥你想,我可以让你掌握比这更多的东西,可以让你不凭借嗑药和无意义的机械训练就变得比那些人甚至是龙都强,只要……”
“只要我给你四分之一的生命,谢谢但我只剩了最后四分之一我很惜命而且我想我更喜欢人类无意义的机械训练和往脑子里塞那些浅薄落后的知识。”路明非翻了个身趴在床上,望向电脑,那个黑套裙像是凝固住了,血盆大口扭曲成一个滑稽的角度。
“我还是更喜欢自然的女孩儿,”路鸣泽过去敲了敲电脑屏幕,有意无意的敲在了黑套裙丰满的胸部,“像是那只小怪兽就很不错,只可惜胸小了点儿。”
路明非默然,他又想起了那个哑巴一样的女孩儿,那个只要看到他眼睛里就会放出光芒的小怪兽,应该说自从他离开日本就经常想到她,在很多地方看到她的幻影,然后再看着她一点点消失。
“哥哥,你为什么总是等到失去以后才去珍惜呢。”
是啊,为什么呢,人总是这么下贱,拥有的不去珍惜,得不到的才是天空中最亮的星,心头的朱砂痣心里的白月光永远都不是身边人,远在天边的才是最好的,是最想得到的。
“你长大了呢,哥哥。”
“说得好像你有多大似的路鸣泽,我是你哥。”武器全解朝路鸣泽全力发射,路鸣泽笑着接住,未命中目标,0分,“没事就快滚,找你的美女去。”
“哥哥你真是太狠心了,不过即使是这样我还是要善意的提醒,离最后四分之一交给我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哥哥你好好享受。还有,哥哥,你是真的迟钝么?”路鸣泽诡异的勾着嘴角,路明非知道那不是笑容。他挂着那一脸扭曲的表情消失了,炼金书和武器全解啪嗒掉在了地上。
黑套裙又恢复了活动,蠕动着红艳艳的嘴唇似乎不知道曾经被人意念袭胸,宿舍里再次被甜腻腻的公式和数字填满。
路明非呆坐了一会儿,捡起了地上的武器大全。
2
路明非当然不迟钝,相反,对于感情这玩意儿他是相当的敏锐。
从高天原回来那一晚,路明非一回到宿舍就闷在了被子里,他不想哭,也不想喝酒,只想那么闷着,闷得睡死过去那是最理想,睡不着那也就什么也不干,就这么堕落吧堕落吧堕落吧,一直堕落到世界尽头。
但是现实是你有个杀胚师兄会把你从床上拖起来扔进浴室里让你收拾干净然后去找疯子教授们开始训练计划。
醒醒吧路明非。
在看一群老头子争吵的空闲,他抽出空来扫了一眼楚子航。楚子航抱着蜘蛛切靠在窗台上,瘫着的一张脸上反着光。那张脸棱角分明,却被阳光模糊了界限,显得温柔无比。
路明非突然想起了高中时候陈雯雯爱看的那种少女言情小说,楚子航就像里面的男主一样有一张帅气到人神共愤的面孔,即使是一米七五的身高也掩饰不了的霸气气场,光是看着他这个人都能脑补一万字霸道总裁爱上我,不然没法解释为什么一个不垫鞋垫儿的175能在帅哥美女遍地走人才精英贱如狗的卡塞尔学院里拥有一个人数庞大男女皆有的后援团,跟他一比,路明非就是个渣渣。
楚子航向这边走过来,路明非呆呆的看着他走到自己身边替自己接过了那一打训练计划才意识到自己又吐槽吐过了头,咂了咂嘴,他看向那份能折腾死人的计划书,沉痛的了解到这就是他未来几个月的所有。
我可以请我的律师来……么?
“路明非,你其实可以不用的。”楚子航切割着五分熟的牛扒,牛扒吱吱地往外淌着血水,看得路明非胃里直泛酸水儿。
“我知道可以不用啊,但是师兄你看我这么废柴,说不定哪一天办一个什么任务就挂了,我要珍惜生命啊你说是不是。”路明非啃着猪肘子含糊不清地说。
“我罩你。”楚子航说。
路明非擦了擦嘴,点头说:“是啊师兄一直是你和老大罩我,可是如果有一天你们不在我身边了呢,我不能等死吧,被爬行类咬死死相很凄惨的。”
“不会的,”楚子航咽下了一口牛扒,用他那一双黄金龙瞳定定的看着路明非,“我会一直在,你可以依靠我。”
“总会有你不在的时候的,”路明非抽了张纸擦嘴,“没事的师兄,我又不是未成年了,那些训练我应该是抗得住的,别小看你师弟啊,我好歹也挂着S级的名头,说不定还真有S级的潜力未开发呢。”
楚子航沉默了一会,拿着蜘蛛切站起身,看着他的眼睛面无表情地说:“路明非,如果有事就来找我。”
“好的,师兄再见。”路明非扬了扬筷子,嘴里叼着鸡骨头。
楚子航看似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开,黑色的风衣在空气中划出圆润的弧度。
路明非看着他走远,噗地吐了嘴里的骨头,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
还是什么回应都不敢有。
说到底,他还是怂。
3
路明非就是路明非,无论他怎么变,他骨子里都是那个孤独的衰小孩,就算是有了A级能力和一身私人定制加巴布瑞也没有把他变成高富帅,起码在精神上不是。
无论那些学弟学妹们是如何的崇拜着会长大大,路明非依旧在心里走着一个穷小孩的路,他是那只傻猴子,但是领他出来的人都不见了,他又缩回了水帘洞里,又有人来到了水帘洞,又有人问他要不要跟他走,但这次他犹豫了。
傻猴子已经被骗了太多回,傻猴子想要变聪明了。
楚子航在路明非训练期间来了很多次,每一次都是静静的站在一边看着他被操练得欲仙欲死,但是每一次都是在训练结束之前离开,教授们都笑嘻嘻的打趣说楚子航是不是暗恋他,他也笑着圆过去:“也许呢,谁知道师兄是不是在策划跟我表白。”
但他没想过很多次他这么说的时候,楚子航就站在不远处。
4
在楚子航去北冰洋做任务之前曾经来找过路明非。
“路明非,”楚子航说,“我要去北冰洋了,也许要去很长时间。”
路明非愣了一下,笑着抓了抓脑袋说:“哦,师兄你又去做任务啊,注意安全早去早回,记得带土特产回来啊……哎不对北冰洋只有冰块,那你不用带了,反正冰块拿来了也会化成水对吧。”
“我会很快回来的,等着我,我回来有话跟你说。”楚子航往前走了两步,靠得路明非更近了一些。
路明非觉得嗓子有点干,他扭头咳了两声:“那师兄你去吧,祝你平安。”
“嗯,你也是。”楚子航淡淡的说。

但是他消失了,直到现在也没有回来。
在昆古尼尔穿透路明非胸膛的一瞬间,路明非发现他在即将到来的死亡前想着的不是陈雯雯,不是诺诺,也不是绘黎衣,而是面瘫师兄那一张永远也没有表情的脸。
不,也许是有表情的,就在楚子航离开那天,他看着他勾起了嘴角,笑得像一抹阳光那样灿烂。
路明非笑了笑,一点点拔出死亡之枪,向神冲去。
尾声
12月24日,北纬七十二度,格陵兰海,YAMAL号破冰船上。
男人打开手提箱,把整整一箱银行本票推到老船长面前,淡淡的说:“十张一局,我赶时间。”











评论(20)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