帆肆帆肆x

废鸟。
盾铁/超蝙超/spirk/batfamily随机组合/wondersteve等

Marvel&DC&Star Trek

过了七月就是高三狗,更新不稳定,九月份退圈丢弃所有电子产品。
不是个甜文作者。
2017.6

【SBS】Forever 5

*不死法医梗,有私设
*小学生吵架系列
*妈妈我到底在写什么
*ooc ooc ooc
       



“我就是他们。”

水滴从天空坠落,啪嗒一声打在了漆黑的大理石上,冰凉透明的液体飞溅开,打湿了Bruce灰色的外套。
他们面面相觑着,直到偶尔的雨点变成了细细的牛毛雨,直到天终于完全阴沉了,雨水不停的把秋日的寒气与孤独拍打在他们的肩上。
乌云遮蔽的天空下,每一分光明都是囚徒。
Clark的喉结动了动,他吞咽了一口口水,发现自己脑海里除了惊讶和疑问,更多的,是一份似乎早就准备好的释然。
还有愈深的沉重感。
面前的Bruce似乎很清晰,可这绵绵的雨又好像给他裹上了重重迷雾,不断将他推离,离Clark越来越遥远。
“你知道死亡是什么样的,”Bruce抬头,雨点轻柔地划过他的脸颊,从他短硬的胡茬中间穿过,顺着苍白的脖颈流进衣领,“你也濒死过,不止一次。”
“那不是什么好感觉。”Clark小心翼翼地答道。
“当然不是,”Bruce笑得空洞,“一片黑里过一遍自己操蛋的人生,真是烂透了。”
“Bruce。”Clark皱眉,他不喜欢Bruce现在的样子,脏话骂出口无所谓,可他的神情就像这全世界都与他无关,他没有从那张脸上看到一丝生气。Clark为此感到战栗。
Bruce摆摆手,重新靠回到墓碑上。湿掉的外套颜色变深了,近乎和墓碑的黑融为一体,只有头顶的棒球帽依旧鲜红。
红得像是热血,像是不屈的火焰。
“你想知道我的事,”Bruce的手指搭在墓碑上,苍白的手指划过大理石面,他淡漠地看向远处,墓碑延伸的路的尽头,“可我只能给你讲我死了多少次,每次是怎么死的,又干了什么蠢事导致再死一次,然后我又睁开眼。”
“……一直如此?”Clark摘下水雾朦胧的眼镜,他踌躇着往前挪了一步。
“一直,从未停止,”Bruce狠狠地拍了几下冰凉的石面,激起水花,“我换过很多身份,很多名字,每次我死了,又不想继续这么过了——或者没法这么下去了——我就回来这里,埋一口棺材,刻一块碑。多可笑,我活着,但是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活着,是什么让我继续活着,也不知道我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你不知道我有多少次想扔掉那身黑漆漆的万圣节戏服,把蝙蝠刻在这里,这个碑上,然后把自己埋进地里。”
“但是你不能,”Clark轻轻把手覆在Bruce的手上,冰冷通过肌肤接触传递爬上了他温热的手掌,Clark没有瑟缩,他握住那只手,好像这样就可以把那些说不出口的东西通过热量传递过去似的,“只要哥谭还需要你,还需要蝙蝠侠,你就不能。你放不下她。”
当然,超人也需要蝙蝠侠,就像Clark需要Bruce一样。
他把这句话藏进肚子。
“……”Bruce嘴角颤动了几下,他没有尝试移动,只是看着他们交握的手平缓地呼吸,把胸膛里的震颤掩藏起来。
“你是对的,”他说,“我就是无论如何也放不下她,即使她那么肮脏,那么无可救药。可能我就是一个有偏执症的神经病,和阿卡姆的那群人没什么两样。哦,也许还有点异装癖。”他低低地笑。
Clark下意识地想要反驳,但是Bruce抬手,止住了他未出口的话:“我活了太久了,Clark,从我第一次死亡到现在已经有快两百年的时间,是你的时间的六倍还多。我虽然不像你们这群超能力者和外星人一样强大,但是看好自己的脑袋的能力还是有的,况且我死不了。”
“所以呢?”Clark僵了一下,他有些不好的预感,事实证明他的预感往往正确,“你想让我怎样?”
“……停止你的担心,男孩,”Bruce的手在Clark手中颤了一下,继而变得坚定,“别像只红色的大苍蝇一样在哥谭上空转来转去,别做那些无意义的事情,我自己有分寸。”
“你说这是无意义的?”Clark的心中倏然升腾起了带了几分尴尬的怒气,感觉像是一瞬间倒退回了几年前——他还是个冲动的年轻人的时候。他用力抓住那只粗糙的、带了些茧子的手,然后又小心翼翼地收了力气。
他果然发现他了。Clark小人儿在脑子里痛苦地撞墙,他就知道他瞒不过Bruce,那天过去之后他虽然没有联系Bruce,却在每一天都抽时间待在哥谭上空,细细听着Wayne宅里或者黑暗肮脏的窄巷中传来的、蝙蝠侠坚实有力的心跳。
但是现在Bruce在推开他,他知道。
“难道不是吗?”Bruce抬抬眼,眉间微微皱了一下,接着平淡地转移了目光,“我不会死掉,现在你知道了,你以后不用再像保护三岁小孩一样挥洒你过度的保护欲了,起码别放在我身上。”
“……听着,Bruce,”他压下自己的恼火,叹了口气,“我…我们都是关心你,无论你是不是不会死,但是你本质上还是个普通人,即使你是蝙蝠侠,但是你总是会受伤,只是……让我在你需要的时候帮帮忙?”
“不用。”
“可——”
“蝙蝠侠不需要帮忙,我就算变成一锅烂肉也不关你的事。超人,你还需要我再重复一遍吗?”Bruce的脸紧绷了起来,他猛地抽回自己的手倒退了几步,低低地冲Clark咆哮。
好了,现在又是超人了。
Clark为这突然的爆发脑子空白了一秒,在那一秒里居然只分解出了这么一个念头,紧接着热血隆隆地冲上脑门儿,长久以来不再困扰Clark的、有关蝙蝠侠的情绪控制问题居然有了复苏的架势。
每当事关蝙蝠侠、每次会议上他们意见不和,或在战场上关于战术问题产生争执时,Clark就会有些控制不住他自己的情绪。有时候是持续的低迷,有时候是自我怀疑,更多的时候,是翻腾喷薄的愤怒。
但这已经很久没有过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克制它们成了他的习惯。
深呼吸,超人。Clark想道。深呼吸。
他把手背在身后,紧紧地捏成拳,脸上的肌肉也绷紧了。
“如果你是在质疑我是个普通人这一点,大可不必担忧,”蝙蝠侠在雨幕里冷硬道,他的站姿保守,一个典型的防御姿势,“我可以离——”
“——你到底怎样才能相信我没有那个意思?”Clark打断了他,往常天空一样明媚的蓝眼睛里此刻因蓄满了恼怒而变得暗潮汹涌,像是燃起了暗蓝色的火焰,“我一直都相信你的能力,相信你的水准,相信你的智力水平,我从来都没把你当做一个三岁小孩来看待,我承认我是有点过度保护了但是那是因为你是我朋友,我只是想帮我朋友的忙,而我不想让我朋友受伤。”
Bruce冷笑一声:“你承认了你到处挥洒泛滥的爱心?真难得。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忙,哥谭也不需要一个整天穿着大红披风的外星人来看管,这里的猫会自己下树,我也不会因为一点小伤就变成一具躺在地上的死尸——”
“——别再说‘死’字!你明知道——”
“那就别再在哥谭乱晃——”
“Bruce这不仅仅关于哥谭——”
“那就停止跟踪我!”
“我没有跟踪!”
“那还不算跟踪?!”
“我这是关心你——”
“哈,你看你还是把我当成——”
“我没有!”
“你就是——”

“没人会他妈的爱上三岁小孩儿!!!”Clark声嘶力竭地大叫。

一瞬间的死寂。

Clark和Bruce瞪着眼睛看着对方,一分钟过去了,没人挪动一下。
啪嗒。
一滴雨水打到Clark的眼角,他眨了一下眼,瞬间想起了他刚才一冲动脱口而出了些什么东西,整个人“腾”地一下从头红到脚,脸上热得能煎熟鸡蛋,头顶也像是热得快要冒烟了。
“……哦。”Bruce干巴巴地说。
“我我我我我你你你你你——”Clark结结巴巴地后退,他踩到湿滑的青苔踉跄了下,“不不不不是、你你你你——”
他努力了好几次,终于逼迫自己完整的大吼了一句:“——我还有事!”
然后他蹦了一下。

轰地一声上了天。

Bruce站在原地仰头,瞪了会儿被穿透的云层,忽然什么脾气都没了。
过了好长、好长的一会儿。
他转身,晃晃悠悠地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走,决定晚一点再告诉那个傻小子他的行李还在他车上。
他吹了一声口哨,沿路用手把墓碑上面的水抹掉,完事以后也不管双手湿哒哒的,直接就那么揣进兜里。

松树林不再沙沙地响,雨也没了下文。
在他身后,一缕阳光顺着被穿透的云层照射下来,打在了那座空白的黑色石碑上。光线温柔,它轻轻地抚过,模糊了石碑的棱角,与它尽情拥抱亲吻。

风停了。

评论(20)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