帆肆帆肆x

废鸟。
盾铁/超蝙超/spirk/batfamily随机组合/wondersteve等

Marvel&DC&Star Trek

过了七月就是高三狗,更新不稳定,九月份退圈丢弃所有电子产品。
不是个甜文作者。
2017.6

【SBS】Forever 4

*不死法医梗
*我果然是老了
*大写的ooc警告
*我的妈春卷真好吃【啥】
     




直到Bruce把他的手提箱扔到车后座上,开始发动汽车,Clark才忍不住说:“你是怎么说服Alfred把这辆车停进你的车库的?”
“他不得不接受了很多东西,关于我的‘另一面’,”Bruce耸耸肩,“相比于我衣柜里的一些……不是很得体的衣服,只是停一辆老福特进蝙蝠洞,他还是可以忍受。”
“只是蝙蝠洞。”Clark看看老福特的方向盘——那可怜的小东西外面一层皮被刮得破破烂烂——又看看Bruce。
“只是蝙蝠洞。”Bruce点头,表情复杂。
Clark笑了:“真是辛苦Alfred了,要照顾你这么多年,还要帮你经营你的那些他一点都不喜欢的小爱好。”
“你想不到我欠了他多少。”Bruce挑了一下嘴角,做出个算是微笑的表情,他一只手扶在方向盘上,另一边胳膊搭在车窗边缘,歪着头,配上他的一身衣服,看上去像极了一个小混混。
Clark扶了扶眼镜,他回想起第一次遇见Bruce的时候,那也是在一个公园,同样乱七八糟的街头流浪汉在公园的长椅上碰上了郁闷无处发泄的小记者,他们一同在长椅上坐了一会儿,看着一群孩子争吵、打架,然后因为意见不和而怒气冲冲地告别。
他因想到那时年轻气盛的发言而尴尬地红了耳尖,Clark悄悄地瞄了Bruce一眼,Bruce正专注地盯着前方,仿佛没注意到他在跑神似的,嘴巴里一动一动,好像在咀嚼着一块口香糖,嘴唇红得有些过头。
他的,嘴唇。
Bruce的唇形很好看,嘴唇是一种诱人的淡粉色,他在随意的时候喜欢舔嘴唇,然后就变成一种泛着水光的樱桃红,让人想一口咬下去——
打住!
Clark在心里揪着自己的耳朵大喊,有些口干舌燥。他扯了扯领带,手指不经意划过胸前,他放那个蝙蝠镖的地方。
仿佛一阵奇异的电流划过心口,他禁不住偏过头去看向Bruce散漫却依旧英俊的侧脸。Bruce会带他去哪儿?肯定不是Wayne老宅,如果是,那他一定会让他知道。
那会是什么地方呢?
Clark觉得自己无从猜起,Bruce从未向他透露过他的过去,他也不觉得仅凭阅读哥谭日报娱乐版上一些杂七杂八的花边新闻就能够完全了解一个人了。
他从来都不相信滑雪、蹦极那一套,因为他曾在一次任务后看着蝙蝠侠板着一张脸,用着Bruce Wayne式兴高采烈的调调,打电话告诉他的CEO他骑马摔断了腿所以最近不能去公司开会。虽然极限运动这个说法也差不了多少,但跟蝙蝠侠的活动还是完全没有可比性。
那是更具危险性的,随时都有可能对性命造成威胁的——

血。
破碎的头盔。
被鲜血沾满的前襟。

“Clark?”

血。

“Clark!”
车猛的刹住了,Clark的肩膀被一股大力拉向一边,正正地对上一张人脸。他突然回神,豆大的冷汗挂满了他的额头,瞳孔过了一会才慢慢聚焦。面前模糊的人脸也渐渐清晰,他看见Bruce正紧绷着嘴角看着他,眼睛里一闪而过的担忧。
嘭,嘭、嘭。
“你还活着。”他喃喃,双眼透过几层衣服裹着的满是伤痕的胸膛,看到了那颗依旧在有力地跳动的、健康的心脏。
“什么?”Bruce皱眉。
“……不,抱歉——”Clark动了动嘴唇,舌头就像结住了一样,他放在膝上的手握紧了,努力克制它贴上面前人的脸颊来确认他存活的欲望,他能鲜明地感觉到一只温热的手覆在他的右肩上,“我——”
他张了张嘴,最终还是合上了,他缓慢地摇了摇头:“我走神了,对不起。”
“没关系。”Bruce盯着他,重重地捏了一下他的肩膀,沉默地坐了回去。
他重新发动了汽车,没有继续去问。
Clark有些感激他的沉默,但也说不出的有些失望。他闭了闭眼睛,满眼鲜红的景象依旧在他脑海里徘徊,像只恼人的苍蝇一样挥之不去。
他只好转头看向车窗外。他们出了市中心,弯曲的公路两旁现在是一望无际的杂草,枯黄和深绿色交杂,层层叠叠地覆盖在死气沉沉的泥土上,不尽的蔓延向远方。
起风了,阴云奔涌而上,覆盖了天空。零落的干枯草叶从车边刮过,孤独地敲打着车窗。
这里已经是哥谭的郊区了,而且是非常、非常偏远的地方。
“我们要去哪儿?”Clark问。
“马上就到了。”Bruce回答,他的脸色似乎也随着天色的变化而变得愈发阴沉。
他们在一个依旧开着一些野花的十字路口右转,经过一条有些颠簸的土路,四周松树渐渐多了起来,他们最后停在了松林里,一扇锈迹斑斑的铁栅栏门前。
Clark打开车门下了车,而Bruce已经先一步走到了那扇门的前方,掏出钥匙打开了锁链,用力推开了它。
“这是……墓园。”Clark微张着嘴,他注意到了门上镂空的铁制十字架,虽然与门一起锈蚀脱色,昭显着岁月的痕迹,但依旧精致。
“是的。”Bruce仰头,凝视着大门顶端的十字架深吸了一口气,他把锁链随手缠绕在铁栅栏上,走了进去。
Clark不确定地迈开了脚步,他坠在Bruce身后,有些不安地盯着他的后背。
他们路过一个又一个的墓碑,Clark没有尝试去数它们到底有多少,那些灰色或黑色的石块冰冷地坐在地上,每一块上都刻着不同的名字。它们的拥有者们的去世时间都距离现在有数年之久,随着Clark和Bruce的前进墓碑上刻着的的时间也在变化,距离现在越来越近,从第一块的一百五十三年之前,一直到倒数第二块的……三十三年前。
四周很静,Clark关上了他的超级听力,耳边只有松针草叶碰撞的沙沙声和他们踩在草地上嘎吱、嘎吱的声音。
Bruce在最后一块停下了,他面向那块空白的黑色大理石,双手插进了裤兜。
“你看到了什么?”他问。
“坟墓,”Clark说,他裹紧了外套,不安感愈发强烈,“也许还有松树。”
“坟墓,”Bruce低头,讽刺地低笑了一声,“当然是坟墓。”
“我不明白,Bruce,”Clark抿了抿唇,“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
“这里埋着,十九个人,”Bruce说,他走过去,靠在了那个空白的墓碑上,“每个人我都记着他们的名字,他们中间有个渔夫,Tom,跟朋友一起出海,结果那人为了夺走他的船,从背后用一个鱼叉刺穿了他,把他钉在桅杆上直到他看着自己流血而死——”
“Bruce——”
他晃着脑袋,就像没听见一样:“还有个话剧演员,Steven,有一天在表演的时候剧院突然坍塌了,他没能跑出来,就被埋在剧院下面,压在一根柱子底下,过了五天才死掉——”
“Bruce你——”
“有个小男孩,在晚上和父母一起走在小巷里,迎面一枪从心脏穿过去——”
“Bruce!”Clark冲上去按住他的肩膀,强迫他跟他对视,他的不安已经上升到了恐慌。他们之间的距离很近,鼻尖几乎碰到了鼻尖,可Clark无闲它顾,他咬着牙问道:“这他妈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超人,你的超级视力呢?”Bruce的语调诡异地欢快,他似乎是在调笑,可Clark看到了他冰蓝色眼睛里翻滚酝酿着的风暴。
“打开你的X视线。”Bruce用蝙蝠侠的声音,冷酷地下令。
Clark下意识听从了,他看向那些坟墓,看向那些石碑之下的地底,看向那些一个个整齐的躺在地下被虫子腐蚀蛀孔的棺材。它们有些已经全然腐烂,看不出原来的样子,有些却还依旧保持完整,它们的材质和型号都有不同,可是有一点却都是相同的——
“棺材里没有人。”他又重新扫视了一遍,艰难地,一个词一个词地吐出这句话。
“是啊,”Bruce回答,“是啊,因为我还在外面呢。”
“……什么意思?”Clark怔愣着放下了手。
“他们是我,Clark,”Bruce踢了一脚那个墓碑,“一部分的我,就是那些,埋在地下的东西。”

他望向Clark,面无表情地。

“我就是他们。”

评论(25)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