帆肆帆肆x

废鸟。
盾铁/超蝙超/spirk/batfamily随机组合/wondersteve等

Marvel&DC&Star Trek

过了七月就是高三狗,更新不稳定,九月份退圈丢弃所有电子产品。
不是个甜文作者。
2017.6

【SBS】Forever 3

*不死法医梗,有私设
*趁着手机还没被收走多码几章
*本章隐Jaydick
*年龄操作注意
    


“第一次来哥谭?”
Clark收回望向车窗外的视线,冲司机礼貌的笑笑:“不是,我来过几次。”
“出差?”司机带着一顶灰色的贝雷帽,上身穿着一件老旧的棕色皮夹克,下身是一条深蓝色的牛仔裤,听起来漫不经心。抛除他让人迷惑的年龄,他的长相可以说是英俊迷人。
“是的,我是个记者。”Clark承认道。
“记者啊,”司机哼笑,“记者就爱往这些危险糟糕的地方乱跑。”
“没有,哥谭很好。”Clark眨眨眼,他总是不太理解哥谭人对他们城市复杂的情感。
“是吗?”司机奇怪地瞥了他一眼,“我还以为你们这些外地人都觉得哥谭烂透了。”
“不,我不这么觉得,”Clark调整了一下坐姿,安全带太紧,勒得他有点不舒服,“哥谭在变好,至少比我第一次来的时候好多了,你们有一个很好的守护者。”
“哈,你说那只大蝙蝠?”司机嗤了一声,“从小我妈就跟我说,不听话的小孩儿蝙蝠侠会咬掉他们的脑袋,剩下的肉扔给他的罗宾吃。”
“……但是蝙蝠侠不吃人,”Clark皱眉,他凝视着司机眼角的细纹,和额头上从帽子里漏下的、并不像挑染过的白发,“他在哥谭很久了吗?我以为他是最近几年才出现的。”
“很久了,”司机的手指在方向盘上敲了两下,似乎有些怀念,“说不清有多少年,现在活着的哥谭人几乎一出生就知道他,那个老怪物。只是他最近几年加了那个紧身衣俱乐部……叫什么来着,英雄……英勇联盟?”
“正义联盟。”
“好吧,正义联盟,”司机无所谓地点点头,“一群没衣品的人。”
“……他们的制服真的很难看吗?”Clark忍不住问。
“非常,”司机真诚的说,“特别是超人,配色真是他妈的烂透了。还有那个速度特别快的小红人和那个绿油油的家伙,站在一起不能更瞎眼。”
Clark尴尬地咳嗽了一声,努力克制住自己打开车门飞走的冲动。
“总之,自从他加了那个之后外面的人才知道他,哥谭人也才知道他是真的,”司机耸耸肩,“你喜欢他?别介意,年纪大了就是爱多问。”
“……对,”Clark脸上有点发烫,他推了推眼镜,“没关系的。蝙蝠侠……他没有超能力却能做到跟其他英雄一样的事,甚至更好,我很佩服他。”
“……纯情的小男孩,”司机感叹似的拖着长音,“已经到市中心了,你要在哪里下车?”
“就停在这里就好,我想先在这附近转一转,”司机靠路边停下车,Clark掏出零钱付了车费,额外多给了点小费,“麻烦你了。”
“没事儿,”司机摆摆手,和他一起下车,把行李箱从后备箱拿出来递给他,“小子,给你个建议,晚上别离开宾馆到处乱窜,夜晚的哥谭对你们这种外地人最危险。”
“谢谢。”Clark微笑,拎起箱子离开。
司机靠着车门在路边站了一会儿,直到他看不见Clark的背影了,才低笑一声,拿出了手机。
“喂,Dick,”他摘下自己的贝雷帽,令人惊讶的是,他只有额前两缕头发是白色的,剩下的头发全部乌黑发亮,“我见过他了,真难得,他确实是个好人。”
“如果他不是好人,那我不能想象还有谁是好人了,”电话那头的人愉快地回答,“Jay,你没欺负他吧?”
“没有,”他翻了个白眼,“没人跟你一样无聊,Grayson。”
“那就好,”Dick松了口气,笑了,“你问他对蝙蝠侠感觉怎么样了么?他说什么?”
“他喜欢他,”Jason也忍不住勾起嘴角,“你什么时候能不这么八卦?”
“直到我跟你都躺进棺材里,”Dick大笑,“那你还回老宅吗?我已经到了。”
“再说吧,”他点起一支烟,凑近唇边深深地吸了一口,吐出一口白色的烟雾,“我还有点事要办,替我向Alfred问好。”
“他会喜欢你自己告诉他的。”Dick不满地嘀咕了一句,挂断了电话。
Jason握着手机一口一口地抽完了那根烟,然后扔到脚下踩灭了烟头,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过了有一会儿,汽车没有动静。
他嘭地打开车门,板着脸捡起烟头扔进一边的垃圾桶,然后大步走回去发动了汽车。
出租车吱呀一声惨叫,喷着尾气扬长而去。

Clark在哥谭街头漫无目的地走了一会儿,他突然发觉自己居然对蝙蝠侠一无所知,除了他是Bruce Wayne的那部分。
也许就连那部分也不了解。他暗暗地想,他知道Bruce比他年长,但没想到已经蝙蝠侠出现了那么长的时间,也许比他的年龄还要长久,可Bruce依旧是年轻的模样,看上去才不过三十岁出头。
在那件事发生以前,他一直认为Bruce不过是一个坚强一些的普通人,他没有超能力,所倚仗的只是他聪明过人的头脑、高超的格斗技巧和一身精密的高科技装备。
但现在,他发现了他的秘密。
Clark走着,发现自己已经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哥谭市中心的公园,他找了一条空的长椅坐下来,把箱子放在了脚边。
今天哥谭难得的放了晴,乌云散去了,太阳光并没有很热烈,但也暖洋洋的,照得Clark几乎感到了一丝困意。
现在是上班时间,公园里人不多,只有几个老人沿着鹅卵石小路慢慢走着,鞋上粘上了青草和泥土。几个头发染得五颜六色的孩子蹲在稍远一点的地方,指着他嘀嘀咕咕了一阵,估计是看他没有那么瘦弱,不太好招惹的样子,于是远远的走开了。
他坐在那里,思考了一下接下来的行程,然后感觉到了长椅另一端传来的轻微震动。
他侧首,看见了一个带着脏兮兮红色棒球帽、裹着灰色外套的、胡子拉碴的男人。
“真是个好天气。”那男人说。
“是的,”Clark温和地道,“真是个好天气。”
“你来这里干什么?”男人问。
“出差,Perry要我写一篇关于Wayne集团和star lab合作的报道。”Clark回答。
然后他们就安静了,Clark看着男人的侧脸,而男人沉默地望着天空。
“我以为你会不停地打来逼问我,直到我告诉你为止。”男人开口,嗓音里似乎有一丝沙哑。
“如果你想告诉我你就会告诉我的,我不想强迫你说出口,”Clark低头,假装研究自己的手表,“但看起来你并不想说。”
“……不,”男人的视线凝固在天空里虚无的一点,冰蓝色的眼睛里倒映着天空,“这太难解释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Clark笑了:“我不知道还有什么事情比自己是个外星人更难解释。”
男人不说话了,他垂下头,发丝垂到了他长长的眼睫上。
“Bruce。”Clark轻柔地唤道。
男人——Bruce,叹了口气,站起身来绕过去,拿起了Clark的箱子。

“跟我来吧,”他说,“我带你去个地方。”

评论(9)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