帆肆帆肆x

废鸟。
盾铁/超蝙超/spirk/batfamily随机组合/wondersteve等

Marvel&DC&Star Trek

过了七月就是高三狗,更新不稳定,九月份退圈丢弃所有电子产品。
不是个甜文作者。
2017.6

【SBS】Forever 2

*不死法医梗,有改动
*年龄操作注意
*考的不好哭唧唧
*ooc ooc ooc
 





大都会,记者Clark Kent的公寓。
早晨。
Clark整理了一下领带,把领子翻下来,盯着镜子里那个有着惊人的蓝色眼睛的小记者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套上了那件大了一个号的西装。
普通。
他想着,笨拙地把额前掉下来的那缕卷发又固定上去,戴上了一副黑框平光镜。
平凡。
Clark收拾起书桌上放得到处都是的纸张,整理整齐,与笔记本电脑一同放进电脑包里挂在右肩,然后拎起了那个陈旧的手提箱。
当他路过小小的客厅的时候,不可避免的在茶几上看到了它——一个蝙蝠镖。
他拿起了它,拇指留恋地滑过它尖锐冰凉的一角——那当然无法伤害到他,甚至都不曾留下印记——然后小心翼翼地用一块手帕包住,收进西装内侧的口袋里。
管他呢。他想着,反正蝙蝠侠又不会透视。他把大衣挂在空闲的那根胳膊上,关上了门。
他即将登上前往哥谭的班机。

哥谭,Wayne大宅地底,蝙蝠洞。
一天前。
“——所以,你是怎么跟他解释的?”Dick的语调很滑稽,Bruce不用去看屏幕也能想象出他那一副挤眉弄眼的样子。
“没有解释。”他回答道,用力掰下来一块变形的铁皮,松手,铁皮叮当一声砸到地上。
“没有解释?!”Dick夸张的叫道,桌子拍得哐哐响,“老兄,他可是在关心你哎!”
“关心我的人多的是。”他动手接上损坏的电线,在管子上敲进去一根钉子。
“外星人,”Dick纠正,“他是个外星人,这么多年了就只有一个外星人在乎你,还有,外面那些人才不是关心你,他们是天杀的看上了你的钱。”
“没有什么不同,地球上的外星人不止超人一个,”Bruce拍拍手上的土,按下开关把自己从蝙蝠洞顶放下来,“你打来就是为了说这个?我以为你很忙。”
“我是很忙,但是给我前老大打一个爱心电话的空闲还是有的。”音响里传出瓷器轻轻碰撞的声音。Dick在喝水……不,是红茶。Bruce想,他最近才刚刚开始喜欢上了这种老派的饮料。非常奇妙,因为他在不久(几年?几十年?)前还坚持认为橘味汽水就是世界上最好喝的东西。
“不说这个了,”Dick敲敲桌面,“我明天回哥谭一趟,会在老宅呆几天。”
“怎么突然回来?”Bruce诧异。
“休假,BCPD欠了我二十几年的假期,我总得找时间休回来一点。记得告诉Alfred,我想念他的小羊排了。”
“Alfred会很高兴的,但是,不,没有小羊排。去看看你这个季度的体检报告,你的脂肪含量已经超标了。”Bruce把榔头和钉子扔进工具箱里,系上披风,在路过那个装着一套被喷漆喷得乱七八糟的罗宾服的玻璃柜时顿了顿,装作不经意地边拿起蝙蝠头盔边问道:“Jason呢?”
Dick嘟囔了几句类似于“老蝙蝠”“控制狂”一类的话,喝了口茶道:“他被Roy拉走了,说是要去拉斯维加斯玩一把,在赌场把他们俩丢出来之前应该是不会回来了。”
“知道了,”Bruce点点头,带上了头盔,“最近有一个晚宴,关于Wayne集团实验室和中心城star lab合作项目的事情,你想去看看吗?”
“不了,我不喜欢那种东西,也省的给你添麻烦。”Dick摆摆手道,他停了一会,突然冒出来一句:“Bruce,你还年轻。”
“……”
“Alfred已经老了。”
“……”
“我和Jay也老了。”
“……”
“别让我们再受惊吓了,”Dick疲惫地搓搓脸,“我听说你又死了一次,说真的,我们本来就陪不了你很长时间,你这样折腾迟早有一天我们都会被你吓出心脏病。就,照顾好自己,别再死了,成吗?”
“……你知道我不能保证这个。”Bruce从沉默里挤出来了几个字,他望着屏幕里养子的脸,一阵熟悉的哀恸击中了他的胃部,久远的记忆在脑海里翻滚着,寒冷从脊柱爬升,他感觉自己如同被浸入了十二月里哥谭湾的海水,冰凉刺骨。

他仿佛第一次感觉到时光的流逝一般,将屏幕里的人与记忆中活泼的少年仔细对比着。他的养子已经不复年轻,岁月的刀剑在他眼角眉梢刻上了深深的痕迹,鬓角则不可避免的染上了灰白。他的身材不再那么纤细,身手也没有了那种灵活,他不再当罗宾了,也不再是夜翼。他曾玩笑似的抱怨阴雨天里疼痛的关节,他的体检报告一年比一年的更让人忧心。
他真的已经不再年轻了。
Bruce将这个认知咽进肚子里,苦涩的味道顺着食道滑下。在夜空里明灯下下飞翔的鸟儿失去了丰满的羽翼,时间带走了Dick Grayson的青春,却没有来得及带走Bruce Wayne的。
一点都不公平。
他想着,心中对长眠的渴望甚至一度失去控制。
“别,Bruce,别去想那些东西,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看着你呢,”Dick听上去很忧心忡忡,他看了一眼表,“都已经这么晚了。好了,蝙蝠侠,哥谭需要你,是时候去夜巡了。”
Bruce从鼻子里轻嗤了一声,伸手去够关闭通讯的开关。
“等等,别挂,再听我说一句,”Dick急忙制止他,正色道,“关于超人那边你真得好好解释,不然追不到人就坏事儿了你说是吧?”
“再见。”蝙蝠侠黑了脸,啪的一下挂断了通讯。
他站在原地思考了一下自己为什么想不开要接Dick的电话,最终没有得出结论。
蝙蝠侠转身,气势汹汹地向蝙蝠车走去。

——他需要发泄。

哥谭市机场,现在。
Clark拎着箱子走出机场大门,抬手招了一辆出租车。
“您好,请问能载我去哥谭市中心吗?”他微笑道。

评论(10)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