帆肆帆肆x

废鸟。
盾铁/超蝙超/spirk/batfamily随机组合/wondersteve等

Marvel&DC&Star Trek

过了七月就是高三狗,更新不稳定,九月份退圈丢弃所有电子产品。
不是个甜文作者。
2017.6

【SBS】Forever 1

*不死法医梗
*考前攒人品
*ooc,ooc,ooc




“蝙蝠侠有个秘密。”
午休时间,Clark噗嗤把叉子插在盘子里浇了巧克力酱的华夫饼上,严肃地说。
“哇,大新闻。”Lois抽空从手机屏幕上抬头冲他翻了个白眼,手里哒哒哒不停打字,“是他其实是他所有罗宾法律上的老爸,还是他让坏女人强上造了一仓库奇形怪状的私生子?”
噫,可怕。
“……不,不不不,”Clark冷汗都快下来了,“是别的什么,关于他能力的,有人告诉我他好像掩藏了一些东西。”
“谁告诉你的?”
 “呃……超人?”
“哈哈,非常有趣。”Lois冷漠,手机往眼睛前凑得更近,幽幽地蓝光印在脸上,“Perry要今天早上大都会队与哥谭骑士队比赛的报道,你都写完了?”
“额……快……”
 “嗯哼?”
 “真的,还差一点……”
“说实话。”
 “……好吧,没写。”Clark蔫了,反应了一会儿愤愤地转回话题:“可这不是重点啊!重点是蝙蝠侠他……”
Lois砰地把手机倒扣在桌面上站起来,一手撑着桌子,一手抄起Clark的叉子指向他的鼻子:“我问你,蝙蝠侠叫什么?”
 “……”
Bruce Wayne。Clark看着鼻尖儿前面不到两厘米处晃晃悠悠地一块粘了不少巧克力酱的华夫,心也跟着一颤一颤。
 “他跟哥谭那个阔佬是不是有一腿?”
不……算是,虽然他也许希望你们觉得是。
“他是不是跟正义联盟有关系危机?是不是暗搓搓地准备了一吨以上的计划打算干掉所有人?”
……也没那么严重……
好吧,是的。
“最后一个,他知道他暗恋超人吗?”
嗯他应该知道……
等等。
???
?!?!?!?
Lois盯了他几秒,叹了口气坐回去,把华夫饼塞进嘴里。她边嚼边掏出了一张纸,在纸上写写画画:“那可是蝙蝠侠啊,小男孩,他有那么多秘密,就一个算得了什么?超级英雄们的超级能力那么多,除了超人蠢点儿不会闪避全地球都知道他怕氪石以外,谁不知道留点后手给自己保命啊?”
Clark·全地球都知道他怕氪石·蠢·耿直·从来不闪避·Kent:“……”
“别去想这事儿了,做点普通人该做的事,比如跑跑新闻,写篇稿子什么的,超人自家的事让他自己担心去,”Lois拍拍他的肩膀,叉起来他盘子里最后一块华夫,晃了两下又放进自己嘴里,她满足地咂咂嘴,抽了张纸巾擦擦嘴角,“顺便说一句,那篇稿子Perry下班之前就要,good luck。”
她把那张涂得乱七八糟的纸压在他盘子底下,起身对他嫣然一笑,甩着头发大步走开了。只留下Clark一个人(外星人?)盯着面前空空如也的盘子,忧郁又绝望。
他尽量把思路从“蝙蝠侠暗恋超人”这个惊悚又迷人的话题上拉离,挪开盘子展开了那张纸片。
【下周Wayne集团有个晚宴,我会跟Perry推荐你去哥谭。拿个大新闻回来。ps.不用谢我,超级蝙蝠粉,你欠我一顿冰激凌:)】
“哦,Lois,”Clark的嘴角几乎要咧到耳朵根,“你不知道我到底欠了你多少顿冰激凌。”

关于蝙蝠侠的那个小秘密Clark发现的时间并不长。
也不能说是“发现”了,因为他仅仅是察觉到了一些不正常的地方,一些……奇怪的幸运。
第一次是他们刚认识没多久,又是一次超能反派犯罪事件,那个穿得像蜜蜂一样的反派推倒了整座楼而蝙蝠侠恰好就被压在了下面,所有人都觉得他死了,甚至连绿灯的戒指都扫描不到任何生命信号,可当战斗进行到一半的时候蝙蝠侠又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然后一脚踹翻了那只油腻腻的大蜜蜂。
“我恰好被卡进了楼梯间的空隙里,所以没有受伤。”他是这么对他解释的,然后对他是如何快速逃生的只字未提。
第二次是一个魔法师,他射出的魔法光束直接洞穿了蝙蝠侠的心脏,然后把他一点一点碎成了粉末。正当Clark犹豫到底要不要把魔法师的脑袋捏碎时,蝙蝠侠从天而降用氪石放倒了他,然后捆着魔法师扔给了扎塔娜。
 “他用错了魔法,我只是被传送到了另一个地方。”他噼啪地敲着键盘,冷漠地说。
第三次也就是最后一次……在前天。
Clark发誓他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幕,闪着致命绿光的子弹从蝙蝠侠的右眼护目镜射入,然后洞穿了他的整个脑袋,红色和白色的粘稠物争先恐后地从那个洞里涌出来,染遍了那个严肃僵硬的下巴。
仿佛有人强行将空气从他的肺里全部抽出,他第一次感觉到了一种将他几乎要推向死亡的窒息,耳朵里依旧残余着那一声枪响,不断加强的白噪音就像死神的锯子一样将他从头到脚整个割成两半。
他死了。
他死了他死了他死了他死了。
不能呼吸。
不能—不能—不能—思考。
那个破碎的人类软倒在地,他怔怔地走上前,将他拥入怀里,颤抖地将手放在他的左胸膛上。
没有心跳。
没有—没有—没有—心跳。
他死了。
死亡—死亡—死亡—死亡。
不可逆转。
汹涌的疼痛与呕吐感突然袭来凶狠地撕裂他的脑海,他不确定他是不是在尖叫或是咆哮,他只是颤抖着,颤抖着将脑袋深深地埋进蝙蝠侠的肩膀,眼前一片漆黑。
然后他的怀抱空了。
      
蝙蝠侠消失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瞬间或是一小时,或是天荒地老,Clark坐在那里维持着一个环抱的姿势,目光呆滞。
耳边通讯器响了,Clark条件反射地接通了通讯:“这里是超人。”
通讯另一边沉默着,而超人此刻心中居然升起了一丝奇异的希望,像一束小火苗,点亮了黑暗里的一个小角落。
说点什么,拜托!
他脑子里的小人尖叫,几乎是在祈求。
快说点什么!快啊!
小人在嘶哑地痛哭着。
黑暗里,那人说话了。

“Clark。”他说。

C L A R K.
      
刹那间,世界一片光明。

评论(33)

热度(153)

  1. Arkham Knight帆肆帆肆x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