帆肆帆肆x

废鸟。
盾铁/超蝙超/spirk/batfamily随机组合/wondersteve等

Marvel&DC&Star Trek

过了七月就是高三狗,更新不稳定,九月份退圈丢弃所有电子产品。
不是个甜文作者。
2017.6

【SBS】Forever 【序】

*不死法医梗,sbs无差【大概】
*考前积攒人品
*设定走summary

      

       当第三只苍蝇嗡嗡降落,缓慢爬行过黑色标志的一角时,躺在地上的蝙蝠侠睁开了眼睛。
       他呻吟了一声,为了残留在脑部的幻痛。他坐起来用力在太阳穴附近拍了一下,晃了晃头,屈起膝盖用力起身,黑色披风在地上摩擦传出金属相击的声响。
        现在他站起来了,虽然腿部肌肉还在轻微的打颤,但那并不重要。他扶上一旁带着汽车机油和尾气味儿的肮脏墙壁,允许自己盯着地面短暂地放空几秒,然后覆盖着皮革的手指(沾着油灰)按上了头罩上一点。
        “Alfred,”他低沉地说,“十三号地点,让蝙蝠车来接我。”
        “十三号地点,”电信号那边的人重复了一遍,他能想象出管家眉毛挑高的样子,“我能假设您又为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而挺身而出了么?”
        “只是联盟的一些小事,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声音抬高了一点,换了一个姿势抵在墙上,试着忽略老人语气里的怒意。
       “‘没什么大不了的’在三十年前已经不适用了,少爷,您在我这里从来就没有信誉可言。”Alfred似乎冷哼了一声,“蝙蝠车会在十分钟内到达。”
        “真让人伤心,”他抬头,微不可查地扬了扬嘴角,“我还以为我是个诚信的雇主来着。”
        “只在发薪水这一方面。”耳机对面沉默了一会,疲惫地长叹一声,“少爷,十三真的不是一个好数字,别再回去了。”
        “……我尽量。”蝙蝠侠低语,关上通讯器。
       他仰望犯罪小巷灰暗阴沉的天空。

       很久以前,久到蝙蝠侠还只是Bruce Wayne的时候,他也曾关注过童话,你知道,就像精灵、魔法师和巫术女王什么的。
       但是他从五岁以后就没再相信过,生在一个医生家庭就这么一点不好对不对?他的父亲虽然乐意看到他保留一些小小幻想,可是他总忍不住给Bruce解释那些不科学的事情是不存在的,就像圣诞老人都是孩子的父母假扮的一样(Bruce在他四岁那个圣诞节意外发现了偷偷往他床头袜子里塞礼物的妈妈)。
       “那死而复生是存在的吗?”Bruce问。
       “也许吧,但那应该就不算是人类了。”父亲耐心地回答。
       Bruce对他的父亲深信不疑,当然,如果你也有一个看起来比童话故事还要神奇的父亲,你也一定会选择相信他。
        “Bruce,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父亲大笑着把他抛起来又接住,黑色的头发闪着光,一旁母亲的微笑闪闪发亮。
       这份信任持续了八年,直到小巷里的几声枪响,一条项链凌空崩断,沾血的珍珠咕噜噜地滚进肮脏潮湿的下水道。
      
       他还记得子弹穿透心脏时的灼热与疼痛,当时的他确信,他会死。
       冷酷的黑暗已经降临,蝙蝠的双翼遮住了他的双眼。
       死去吧,反正父亲与母亲已经先一步而去;死去吧,反正这世上已经没有可以留恋的东西;死去吧,反正他已不知道他应为什么而活。
       可杀死他们的人怎么办?
       “嘭。”
       就让他这么逍遥法外?
       “嘭,嘭。”
       倒伏在暗红色血液中的小小身体颤动了一下。
       不,不可以,不能就这么算了。
       “嘭,嘭,嘭。”
       不行!
       血肉滋生,鲜血倒流,匍匐在地砖缝隙间的血滴向尸体爬去,所有的伤痕都在几秒内被抹消,左胸膛上破开的血洞消失无踪,雪白的皮肤下,年轻的心脏又重新开始了跳动。
        Bruce爬起来,瘫坐在两具尸体之间,他颤抖着伸手触碰了一下左胸膛上衣服的破洞,闭了闭眼睛,张开五指将那部分衣料攥紧。
      
       “那应该就不算是人类了。”
     
       无所谓了。Bruce想。我已经一无所有。

       马达的轰鸣声在巷口响起,蝙蝠侠最后看了一眼巷子里地砖间的青苔,悄无声息地转身离去。
       他从来都一无所有。

评论(8)

热度(81)